西泠印社社员与同事QQ群

2017西泠春拍钜献:唯一存世南宋宫廷旧藏西周重器国宝兮甲盘 ... ... ... ...

2017-8-9 08:25| 查看: 1735| 评论: 0

摘要: 西泠印社二〇一七年春季拍卖会于7月17日落槌。经历3天,40余个小时的持续竞价,2017西泠春拍荣耀收官,总成交额13.04亿,总成交率87.5%!众望所归,国之重器西周青铜•兮甲盘以2.1275亿成交!创古董艺术品在中国境内 ...
西泠印社二〇一七年春季拍卖会于7月17日落槌。经历3天,40余个小时的持续竞价,2017西泠春拍荣耀收官,总成交额13.04亿,总成交率87.5%!众望所归,国之重器西周青铜•兮甲盘以2.1275亿成交!创古董艺术品在中国境内拍卖纪录!各界共同见证了中国艺术市场的又一史诗性时刻,彰显中国艺术市场实力!

秉承百年西泠印社金石文脉,西泠拍卖十三年深耕,共推出十六个“中国首届”创新专场,尤其是近年积极引入青铜器、西方艺术等重要门类,为推进国内艺术市场国际化进程做出重要贡献。真正做到把创业宗旨“真乃居先,诚为业本”中的存真,贯穿于对中国艺术市场推进、研究与创新思考,诗史互证,继往开来,层累延展,为艺术市场增添创新亮点和学术底色的同时,展示人文情怀之大旨。

现场气氛高涨,见证兮甲盘创纪录成交


千载吉金沧桑事,道尽武林今复还

言及传承明晰的青铜礼器,绕不过兮甲盘,这是南宋宫廷旧藏青铜器中,唯一一件保存至今的西周传国重器。自宋代面世,宋、元、清、民国四朝的金石书籍中,录有兮甲盘的重要出版著录多达二十余种,近现代各家相关著述论文更不胜枚举。盘铭一百三十三字,铸存史料涉西周与猃狁的战争、兮甲管理成周畿辅、对南淮夷的商贸等,丰富详实,可媲美《尚书》一篇。王国维对其赞誉有加,对比近五百字的毛公鼎铭,称“此种重器,其足羽翼经史,更在毛公诸鼎之上”。

 çŽ‹å›½ç»´ã€Šè§‚堂集林•别集 兮甲盘跋》


流传

兮甲盘最早记录于南宋的《绍兴内府古器评》,属宫廷藏器。作者张抡生卒年不详,活跃于绍兴、乾道、淳熙年间,官居知阁门事。书中命名“周伯吉父匜盘”,“铭一百三十三字”,节录王年、月相、受赏、器主并加以释论。北宋晚期著名的《宣和博古图》不见此物,可知徽宗时代兮甲盘尚未收入大内。


南宋张抡《绍兴内府古器评》


查阅文献,除《古器评》一书,两宋古籍再无论及,可知宝器一直深藏宫中,唯身居高位者方可一睹。南宋覆灭,兮甲盘流入民间,为元代书法名家鲜于枢所得。他在《困学斋杂录》中自述:“周伯吉父盘铭一百三十字,行台李顺甫鬻于市。家人折其足,用为饼炉。予见之乃以归予。”稍晚的陆友在《研北杂志》同样记录这一事:“李顺父有周伯吉父盘,铭一百三十字。家人折其足,用为饼盘。鲜于伯机验为古物,乃以归之。”鲜于枢卒于大德六年(1302年),距宋亡仅二十余载。两段文字皆表明,至迟在元代初年,兮甲盘已因人为致使底足缺失。


元鲜于枢《困学斋杂录》(左)元陆友仁《研北杂志》(右)


此后,盘收进保定官府,清代中叶,为陈介祺所得。在陈介祺的《簠斋藏古册目并题记》记:“足损……出保易官库。”《簠斋金文题识》并言:“下半已缺。一百三十三字。字类石鼓,宣王时物也。鲁誓事文。出保阳官库……”


陈介祺《簠斋藏古册目》中著录兮甲盘


陈介祺旧藏兮甲盘拓片,国家图书馆藏


同时代的吴式芬《攈古录金文》一书最早录入兮甲盘全铭,释读全文后写:“未观其器,不知足有缺否……陈寿卿说三足并坐俱缺,即困学斋器也。”在他另一部《攈古录》中,详细记载“直隶清河道库藏器,山东潍县陈氏得之都市,器高三寸五分,口径一尺三寸五分,下半缺。”


吴式芬《攈古录》中著录兮甲盘

陈介祺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中进士,此后十年一直供职翰林院。吴式芬在咸丰三年(1853年)已有《攈古录》初稿,咸丰六年(1856年)病逝。由此可知陈介祺在道光末咸丰初这十年间购买此物。


容庚(1894-1983)
 

容庚在《商周彝器通考》中刊载兮甲盘的黑白照片

自陈介祺制盘铭拓片,晚清民国的金石图册多有收录。民国三十年(1941年),容庚在《商周彝器通考》中刊器物黑白照片,是目前所知建国前唯一的影像数据。


陈梦家、赵萝蕤夫妇在美国合影(左)
陈梦家著《西周铜器断代》(右)

自此,兮甲盘下落不明,陈梦家在建国初撰写《西周铜器断代》时,已称其“不知所在”。有传说此盘存于日本,东京书道博物馆有一带足完整器,铭文亦有差别,显是伪造之物。如今兮甲盘重现于世,实乃大幸之至。


日本书道博物馆藏兮甲盘伪器

释物

盘是盛水器,用于宴飨之前的沃盥礼。《礼记•内则》云:“进盥,少者奉盘,长者奉水,请沃盥,盥卒授巾。”青铜盘自商早期的湖北盘龙城遗址出现,直到战国末才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延续千余年。礼器中,盘与盉或匜搭配使用。盉盘流行于西周中期前段,西周中晚期到春秋战国,多见盘匜组合。

兮甲盘高11.7厘米,直径47厘米,敞口浅腹,弧底,下原有圈足。外置双附耳,耳与盘壁有细柱支撑。整器造型图案简约,耳内外两侧,装饰连续鳞纹。腹身口沿下外壁,装饰兽体交连纹一周。两种纹饰皆属兽体变形纹,流行于西周中、晚期。腹内铭文十三行计一百三十三字,因内有重文四字,故史籍有言其一百二十九字或一百三十字者。铭文如下:

隹(惟)五年三月既死霸庚寅,王初各(格)伐□1□2(玁狁)于□3□4。兮甲从王,折首执□5(讯),休,亡敃(愍)。王易(赐)兮甲马亖匹、驹车,王令甲政(征)□6(治)成周亖方□7(积),至于南淮尸(夷)。淮尸(夷)旧我□8(帛)畮(贿)人,母(毋)敢不出其□8(帛)、其□7(积)、其进人,其□9(贾)母(毋)敢不即□10(次)即□11(市)。敢不用令(命),□12(则)即井(刑),□13(扑)伐。其隹(唯)我者(诸)侯、百生(姓)氒□9(贾),母(毋)不即市,毋敢或入□14(阑)□15(宄)□9(贾),□12(则)亦井(刑)。兮白(伯)吉父乍(作)般(盘),其□16(眉)寿万年无疆,子子孙孙永宝用。


学者对部分先秦金文隶定不一,以下参考诸家之说,对其中的字、词加以解释。

  “既死霸”,是两周时期的月相称谓,一月之中,分初吉、既生霸、既望、既死霸。既死霸即农历每月二十三日至晦这段时间。“初”,为初始,开始。“各”,是“格”的假借,《尚书·尧典》有“光被四表,格于上下。”意为至、到。“□1□2”,是“玁狁”的本字。“□3□4”为地名。“从王”,即跟随周王。“折首”,意斩首;“执□5”,是抓获审讯俘虏。“休”,善也;“亡”,后作“无”。“敃”通“愍”,《说文·十下》解释曰:“愍,痛也。”

“驹车”,是少壮马匹驾驭的车。“政”,结合下文之“□7”,作征收。“□6”,《说文·十四上》有:“□6,籀文辞。”同“□17”,有管理之意。“成周”,位于今河南洛阳,陕西丰镐之地则称宗周。何尊有“隹王初迁宅于成周”铭,学者多认为乃周成王时所建新都。“□7”,通“积”,《周礼·地官·遗人》记:“掌邦之委积。”郑玄注:“委积者,廪人、仓人计九谷之数足国用,以其余共之,所谓余法用也。职内邦之移用,亦如此也,皆以余财共之。少曰委,多曰积。”这里代指粮草。“尸”通“夷”,南淮夷为成周南部淮水流域部族,属纳贡的臣邦。“淮尸”二字下分别有重文符号。“旧”,有过去之意。“□8”通“帛”,指丝织物,“畮”通“贿”,郭沫若解“□8畮人”作赋贡之臣。“母”是否定词,通“毋”。“出”表示交纳,“进人”为进贡服劳役之人。

“□9”,通“贾”,指商贾;“即”是靠近。“□10”通假“次”,《左传·襄公二十六年》书:“师陈焚次,明日将战。”杜预注言:“次,舍也。”意为官舍,这里当是管理集市的机构。“□11”,孙诒让考其为“市”之古文。“令”通“命”,即命令。“□12”在《说文·四下》释作“则”之籀文。“井”,通“刑”,指刑罚。“□13”,或作“□18”,通“扑”,意为击,“□13伐”连用表示征伐。

“其隹”的“隹”通“唯”,合用表示希望。“者”通假“诸”;“生”乃“姓”的初文,“百生”泛指西周的贵族、官吏。“□14”,孙诒让释作“□19”,同“阑”,原意是“妄入宫掖”,“入□14”引申为擅自闯入。“□15”,宄之古文,《说文·七下》道:“宄,奸也。外为盗,内为宄。从宀九声,读若轨。”“□15□9”可意指非法贸易。“□16”通“眉”,眉寿即长寿。结尾“子孙”二字下亦有重文。


整篇大意为:在五年三月既死霸的庚寅日,周王开始到□3□4地区讨伐猃狁。兮甲跟随周王,杀敌俘获,圆满功成。王赐给兮甲四匹马和驹车,命令他征收管理成周与周边的粮草,范围至达南淮夷地区。南淮夷过去就是我周朝的赋贡之臣,不敢不交纳他们的丝织物、粮草和劳役。他们的商贾不敢不到周朝管理的集市贸易。敢不执行命令,就施加刑罚,进行征讨。希望我周朝诸侯百姓的商贾全部到集市去,不能再非法贸易,否则同样处以刑罚。兮甲制作这件青铜盘,希冀长寿万年无疆,子孙后代永久珍用。


于立群临兮甲盘铭文 郭沫若跋


身世

铭文中四处揭示了兮甲盘的历史身世:第一是器主。典籍对此盘有“伯吉父匜盘”、“兮田盘”、“兮伯盘”、“兮白吉父盘”、“兮甲盘”等名,称谓差异源于先秦姓、氏、名、字的使用。在秦汉以前,姓和氏为两个概念,《资治通鉴外纪》云:“姓者,统其祖考之所自出;氏者,别其子孙之所自分。”《通志•氏族略》有言:“三代之前,姓氏分而为二,男子称氏,妇人称姓。氏所以别贵贱,贵者有氏,贱者有名无氏。”名乃自用,字多是对名的补充解释,互为表里,故又叫“表字”。作为贵族的兮甲,兮是氏,甲是名,字伯吉父。


2009年4月23日,“中华诗祖”尹吉甫(兮甲)的墓碑纪事碑(刻有墓志铭),在湖北十堰市房县青峰镇松林垭宋家沟水库坝中心底部出土。



王国维《兮甲盘跋》认为:“甲”是天干的开始,而“吉”也有开始的意思,如月朔为吉月,一月前八天是初吉。铭文前半段,对周王称自己名,作“兮甲”,后半段记自己做器,故称字“兮伯吉父”。“兮田”则是金文中“田”、“甲”二字相似导致隶定之误。王氏进一步推测,“兮伯吉父”便是《诗经•小雅•六月》中“文武吉甫”、“吉甫宴喜”中的“吉甫”。《诗经•大雅》的《崧高》和《烝民》皆有“吉甫作诵”句,《毛传》开始于字前加“尹”,尹是官职之名,《今本竹书纪年》也录有“尹吉甫帅师伐猃狁。”综合文献资料,可知尹吉甫是当时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同时也是一位文学家,是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的主要采集者,历史地位举足轻重。



第二是年代。开篇王年、月相、日干支三者齐备,王国维依据《长术》,推周宣王五年三月乙丑为朔,庚寅为廿六日,正与既死霸相吻合。对兮甲盘干支日的推算,学者历来各执一词,但年月的认定基本一致。中国历史上,自西周共和元年(公元前841年)始有确切纪年,十四年后,周宣王继位。兮甲盘所述的“五年”就是公元前八二三年。

第三是猃狁。在《鬼方昆夷猃狁考》一文中,王国维论证鬼方、昆夷、荤粥、獯鬻、猃狁实属同一族群,即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匈奴。自殷商起,他们被华夏地区冠以不同称谓。猃狁一名,于厉王至宣王两代在文献、金文中频繁出现,足见侵扰之甚。而《纪年》有“穆王西征犬戎,取其五王,王遂迁戎于太原。”“宣王二十七年,王遣兵伐太原戎不克。”《诗经》又有“薄伐玁狁,至于大原。”太原一地不会同时出现两戎,由此可知,在西周晚期,猃狁又唤作犬戎。

第四是□3□4地望。《兮甲盘跋》考据音韵,认为这一用兵之地正是《春秋》的“彭衙”。彭衙在汉代是左冯翊衙县,位于洛水东北。这里的洛水属渭河支流,地处陕西,非河南伊洛。猃狁犯周,自洛水向泾水进发,周王朝的防御在这里符合地理实情。虢季子白盘有铭“博伐猃狁于洛之阳”,也可左证□3□4便是彭衙。



兮甲盘铭结合《今本竹书纪年》所记:“宣王五年夏六月,尹吉甫帅师伐玁狁,至于太原。”《诗经·小雅·六月》的“玁狁孔炽,我是用急。王于出征,以匡王国。”“玁狁匪茹,整居焦获。侵镐及方,至于泾阳。”“薄伐玁狁,至于大原。文武吉甫,万邦为宪。”印证补充,大抵还原出那一年战火纷飞的场景。在宣王五年三月,猃狁侵扰周王朝,双方爆发战争。兮甲跟随宣王亲征获胜,旋即被派遣至成周。在那里,兮甲严明政令,管制诸侯,并施压南淮夷,征收到大量战争所需的人力物力。至六月,兮甲率军再次出征,大捷而归,暂时平息了王朝的西北边患。宣王在位四十五年,重用贤良,国力重复,南征北伐,诸侯来朝,是西周中兴之主。


湖北房县榔口乡尹吉甫宗庙宝堂寺遗址


轮回

开卷观史,常感慨无巧不成书。《后汉书•西羌传》言:“武乙暴虐,犬戎寇边,周古公逾梁山而迁于岐下。”《诗经•閟宫》赞:“后稷之孙,实维大王。居岐之阳,实始翦商。”正是犬戎的威逼,让周太王公亶父自豳迁入岐山周原,经季历、文王两世耕耘,至武王夺得天下。两百年间,周与犬戎兵火频仍。在宣王昙花一现的中兴后,子幽王贪腐荒糜,烽火戏诸侯,失信于人。最终,犬戎在申侯引领下,攻入镐京。幽王身死,西周覆灭,可谓成也犬戎,败也犬戎。



无独有偶,又一轮回悄然而至。靖康之变后,宋室南迁,以武林作都,升为临安府,期望“绍祚中兴”。然国难之时,地不爱宝,象征西周中兴的兮甲盘现身,庋藏内府,自此与这块土地结下不解之缘。元代大书法家鲜于枢三十七岁定居西子湖畔,在虎林筑困学斋,机缘巧合得兮甲盘。

辗转数百年后,失而复得的吉金宝器,亮相杭州西泠印社拍卖,即将在这里书写新的传奇。


▲ 2017西泠春拍

西周宣王五年 · 青铜兮甲盘

高:11.7cm 直径:47cm(耳距)

部分传承:1.南宋宫廷收藏。

2.元李顺甫收藏。
3.元鲜于枢收藏。
4.清或清以前保定官府收藏。

5.清陈介祺收藏。

出版著录:
1. 
张抡《绍兴内府古器评》卷下,南宋绍兴年间(1131-1162 年),暨南宋宫廷收藏。
2. 
鲜于枢《困学斋杂录》,元(1271-1368年),暨李顺甫、鲜于枢收藏。
3. 
陆友仁《研北杂志》卷上,元(1271-1368 年)。
4. 
陈介祺兮甲盘拓片,国家图书馆藏,清道光二十五年至咸丰六年间(1845-1856 年)。
5.
陈介祺《簠斋藏古册目并题记》第九册第三一五页,民国九年(1920年)。
6.
陈介祺《簠斋藏器目》第十八页,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
7.
陈介祺、陈继揆《簠斋金文题识》第六三页,文物出版社,2005年。
8.
陈介祺《簠斋吉金录》兮田盘一,邓实编,民国七年(1918 年)。
9. 
西泠印社春季拍卖《吉金嘉会·金石碑帖专场》第四四九一号,兮甲盘清代未剔本(字口未清理)拓片及已剔本(字口已清理)拓片,2017 年。
10. 
吴式芬《攈古录》卷三第二二页,清宣统二年(1910 年),暨保阳府收藏,陈介祺收藏。
11.
吴式芬《攈古录金文》卷三第二册第六七至七十页,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
12. 
吴大澂《愙斋集古录》卷十六第十三至十四页,民国七年(1918 年)。
13.
方浚益《缀遗斋彝器款识考释》卷七第七至十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14.
孙诒让《古籀余论》卷三第三五至三七页,民国十八年(1929年)。
15.
刘心源《奇觚室吉金文述》卷八第十九至二一页,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
16.
邹安《周金文存》卷四第二页,民国五年(1916年)。
17. 
王国维《观堂集林·别集》卷二第八至十页《兮甲盘跋》,中华书局,1959 年(是文作于1921年)。
18.
吴闿生《吉金文录》卷四第二六页,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
19. 
于省吾《双剑誃吉金文选》卷上三第二四至二五页,民国二十三年(1934 年)。
20. 
郭沫若《两周金文辞大系图录考释》第一三四页,第一四三至一四四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 年)。
21.
刘体智《小校经阁金石文字拓本》卷九第八四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22.
柯昌济《韡华阁集古录跋尾》壬篇第二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23.
黄公渚《周秦金石文选评注》第一一五至一一六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24.
吴其昌《金文历朔疏证》卷五第十六至十八页,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
25. 
罗振玉《三代吉金文存》卷十七第二十页,民国二十六年(1937 年)。
26. 
容庚《商周彝器通考》上第五七页,下图八三九号,哈佛燕京学社出版,民国三十年(1941 年)。
27.
杨树达《积微居金文说》卷一第三五至三七页,科学出版社,1952年(是文作于1942年)。
28.
斯维至《古代的“刑”与“赎刑”》,《人文杂志(第一期)》第八二页,1958年。
29. 
陈梦家《西周铜器断代》上第三二三至三二七页,下第八二六页,图二一三号,中华书局,2004年(是文作于1965年)。
30.
《辞海》试行本,第八分册历史,第四七三页,中华书局辞海编辑所,1961 年。
31.
《辞海》历史分册世界史、考古学,第三一八页,上海辞书出版社,1978 年。
32.
巴纳、张光裕《中日欧美澳纽所见所拓所摹金文汇编》卷一第七十页,铭文二五号,艺文印书馆,1978 年。
33.
叶达雄《中国历史图说3西周》第一一五页,新新文化出版有限公司,1979年。
34.
郭庶英《郭沫若遗墨》第三六页,河北人民出版社,1980年。
35. 
严一萍《金文总集》第三七零三至三七零四页,第六七九一号,艺文印书馆,1983 年。
36.
刘翔《周夷王经营南淮夷及其与鄂之关系》,《江汉考古(第三期)》第四十页,1983年。
37.
刘翔《周宣王征南淮夷考》,《人文杂志(第六期)》第六六页,1983年。
38.
王玉哲《西周金文中的“贮”和土地关系》,《南开学报(第三期)》第四七页,1983年。
39. 
林巳奈夫《殷周时代青铜器的研究——殷周青铜器总览》(一)第三六六页,盘七四号,吉川弘文馆,昭和五十九年(1984年)。
40.
李学勤《兮甲盘与驹父盨》,载《西周史研究》第二六六页,人文杂志编辑部,1984 年。
41.
梁披云《中国书法大辞典》第一零三四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84年。
42.
李学勤《鲁方彝与西周商贾》,《史学月刊(第一期)》第三一页,1985年。
43.
连劭名《〈兮甲盘〉铭文新考》,《江汉考古(第四期)》第八七页,1986年。
44.
胡淀咸《贾田应是卖田》,《安徽师范大学学报(第十四卷第三期)》第五一页,1986年。
45.
《商周青铜器铭文选 1》第二七六页,文物出版社,1986年。
46.
古铭、徐谷甫《两周金文选——历代书法萃英》第二四二页,上海书画出版社,1986年。
47.
《中国美术全集》书法篆刻编 1商周至秦汉书法,第二六页,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7 年。
48. 
马承源《中国青铜器》第三九三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 年。
49.
马承源《商周青铜器铭文选》第三零五页,文物出版社,1988年。
50.
张大可、徐景重《中国历史文选下》第一九九页,甘肃教育出版社,1988年。
51.
洪家义《金文选注绎》第三九八页,江苏教育出版社,1988年。
52.
黄思源《中国书法通鉴》第三一页,河南美术出版社,1988年。
53.
白川静《金文的世界:殷周社会史》第一九五页,联经出版事业公司,1989年。
54.
刘翔《商周古文字读本》第一三四页,语文出版社,1989年。
55.
李学勤《新出青铜器研究》第一三八页,文物出版社,1990年。
56.
安作璋《中国将相辞典》第四页,明天出版社,1990年。
57.
周倜《中国历代书法鉴赏大辞典上》第五零页,北京燕山出版社,1990年
58.
李国钧《中华书法篆刻大辞典》第四五四页,湖南教育出版社,1990年。
59.
杨广伟《铜器铭文所见西周刑法规范考述》,《上海大学学报(第五期)》第九十页,1990年。
60.
张懋镕《西周南淮夷称名与军事考》,《人文杂志(第四期)》第八一页,1990年。
61.
陈连庆《中国古代史研究——陈连庆教授学术论文集上》第一一五二页,吉林文史出版社,1991 年。
62. 
中国历史博物馆编《简明中国文物辞典》第九四页,福建人民出版社,1991 年。
63.
秦永龙《西周金文选注》第一八七页,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2 年。
64.
赵忠文《中国历史学大辞典》第一一七页,延边大学出版社,1992 年。
65.
华夫《中国古代名物大典上》第一三四二页,济南出版社,1993 年。
66.
卲鸿《卜辞、金文中“贮”字为“贾”之本字说补证》,《南方文物(第一期)》第八九页,1993 年。
67.
《殷周金文集成》第十六册,第一零一七四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中华书局,1994 年。
68.
曹者祉《国宝大典》第六三八页,文汇出版社,1996 年。
69.
雷志雄《中国历代书法精品观止篆书卷》第三四页,湖北人民出版社,1996 年。
70.
周斌《夏商西周时期的区际贸易》,《喀什师范学院学报(第十七卷第三期)》第三三页,1996 年。
71.
日知《中西古典文明千年史》第四三九页,吉林文史出版社,1997 年。
72.
汪受宽、高伟《中国历史文选》第一零四页,甘肃文化出版社,1998 年。
73.
侯志义《金文古音考》第三二零页,西北大学出版社,2000 年。
74.
《中华历史大辞典》第二一一一页,延边人民出版社,2001 年。
75.
尚秀妍《兮甲盘铭汇释》,《殷都学刊(第二二卷第四期)》第八九页,2001 年。
76.
沈柔坚《中国美术大辞典》第五三三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02 年。
77.
张书珩《中国书法全集——篆书全集上》第三六页,中国档案出版社,2002 年。
78.
谷溪《中国书法艺术——殷周春秋战国》第八四号,文物出版社,2003 年。
79.
李义海《〈兮甲盘〉续考》,《殷都学刊(第二四卷第四期)》第九九页,2003 年。
80.
尹盛平《西周史征》第一六一页,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年。
81.
张弘《中国篆隶名作鉴赏》第三四页,远方出版社,2004 年。
82.
陈秉新、李立芳《出土夷族史料辑考》第三七五页,安徽大学出版社,2005 年。
83.
张懋镕、张仲立《青铜器论文索引(1983-2001)1》第五四八页,香港明石文化国际出版有限公司,2005 年。
84.
紫都《先秦书法名作鉴赏》第一六三页,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 年。
85.
王辉《商周金文》第二四一页,文物出版社,2006 年。
86.
张华田《尹吉甫在房县的遗迹和影响》第六四页,中国文物出版社,2006 年。
87.
彭慧贤《从西周战争铭文再探〈诗经〉征伐动词》,《兴大人文学报(第四三期)》第五五页,2009 年。
88.
马如森《甲骨金文拓本精选释译》第一零九页,上海大学出版社,2010 年。
89.
郑天挺、谭其骧《中国历史大辞典1》第五一七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0 年。
90.
朱继平《从淮夷族群到编户齐民——周代淮水流域族群冲突的地理学观察》第一三七页,人民出版社,2011 年。
91.
杜迺松《杜乃松说青铜器与铭文》第二三九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 年。
92.
王程远《西周金文王年考辨》第七七页,四川大学出版社,2012 年。
93.
刘佳《话说金文上》第一二九页,山东人民出版社,2012 年。
94.
司恵国《篆隶通鉴》第四四页,蓝天出版社,2012 年。
95. 
吴镇烽《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第二五册第五九五至五九六页,第一四五三九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 年。
96.
杜志勇《尹吉甫其人其诗》,《诗经研究丛刊(第零期)》第六五页,2012 年。
97.
康少峰《兮甲盘铭文考释三则》,《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第三二卷第一期)》第十八页,2012 年。
98.
马如森《商周铭文选注译》第二五九页,上海大学出版社,2013 年。
99.
叶正渤《西周若干可靠的历日支点》,《殷都学刊(第三五卷第一期)》第十五页,2014 年。
100.
康盛楠《兮甲盘“畮”字意义再证》,《遵义师范学院学报(第十六卷第四期)》第二三页,2014 年。



说明:兮甲盘是宋代宫廷收藏唯一可见之实物,亦是宋代及宋代以前所有记载中唯一传世之重器,可谓流传年代最久远的国宝重器。(见吴镇烽文)。

器中铭文一百三十三字,记载中央王朝西周周宣王的历史,从政治稳定、社会制度、经济发展多角度记录一个正在崛起的伟大文明古国。
其出版著述,自南宋初年起,途经宋元明清历代金石学大家,多达百余种。
是已知国内拍卖市场中铭文字数最多、出版著述最多,级别最高、分量最重的青铜器。
铭文所记内容,时间、地点、人物、事件齐全,意义简而概括如下:
一,所涉人物级别之高前所未有。周宣王为西周倒数第二王,开启了“西周中兴”之盛世。国家博物馆镇馆之宝“虢季子白盘”即是周宣王所铭,且比兮甲盘要晚七年。 å…®ç”²å°±æ˜¯å°¹å‰ç”«ï¼Œæ˜¯å½“时的军事家、政治家和大诗人,文武双全。他是《诗经》的主要编纂人,保留和弘扬了中国早期文化,被认作“诗祖”。

二, 记载保卫国土、稳定南北边疆。兼及与少数民族之关系。兮甲跟随周王北伐匈奴获胜,保卫北方国土。又治理南淮夷,维护了王朝东南边疆的稳定。“虢季子白盘”同样记录北伐之事。

三, 记载建设法制、完善社会制度。兮甲监督贡赋,规范商贸,严明法律,是治理国家的重臣。孔子尚钦周礼,周代之制度也可谓中国后世一切制度的鼻祖。

四, 记载开展贸易、丝绸之路萌芽。南淮夷向周的进贡主要是丝织品,线路自黄淮到陕西,即是早期的“丝绸之路”(见郝本性文)。

五,流传为宋代以来金石学及其他学问之缩影。宋代以降张抡、鲜于枢、陆友仁、吴式芬、陈介祺、吴大澂、罗振玉、王国维、容庚、郭沫若、陈梦家等几乎所有重要之金石学著作均载此件。另,对文字的兴趣不仅兴起了金石学,也可谓宋代以后其他学问之开端。

正如王国维所说:“此种重器,其足羽翼经史,更在毛公诸鼎之上。”



西泠印社官方微信

西泠印社手机官网|关于我们|联系我们|Archiver|浙网文[2013]0608-057号|西泠印社 ( 浙ICP备09101182号-1 )    

Copyright © 2009-2013 西泠印社 版权所有 客服电话:400-888-1904

回顶部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4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