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用户名请用中文)
西泠印社社员与同事QQ群
中国西泠网 首页 百年西泠 西泠往事 查看内容

鹤庐居士与西泠印社

2013-11-6 09:24| 查看: 13127| 评论: 0|原作者: 曹可凡

摘要: 鹤庐居士与西泠印社 ——纪念丁辅之诞辰一百三十周年 说起“西泠印社”,人们首先想到的便是吴昌硕,而“西泠印社”的创始人丁辅之反倒被冷落了。今年恰逢这位鹤庐居士诞辰一百三十周年纪念,笔者由书家沈培方陪同, ...

鹤庐居士与西泠印社

             ——纪念丁辅之诞辰一百三十周年

      说起“西泠印社”,人们首先想到的便是吴昌硕,而“西泠印社”的创始人丁辅之反倒被冷落了。今年恰逢这位鹤庐居士诞辰一百三十周年纪念,笔者由书家沈培方陪同,专门往访鹤庐嫡孙丁利年先生。利年先生居住在水电路同心路口一幢一九五年代建造的老式工房里,房间逼仄,陈设简陋,但窗明几净,一尘不染。丁 老年逾古稀、又患“帕金森氏症”,行动不便但仍兀兀穷年,四处搜集祖父遗存。为拍摄鹤庐《快雪时晴》和《尝生自然》两个手卷,老夫妇俩数度往返于沪杭之 间,受尽冷眼与委屈;在图书馆查阅资料时,又因脑供血不足而昏厥,但他矢志不渝,为弘扬鹤庐艺术惮精竭虑。谈起祖父丁辅之,不善言辞的老人却精神倍增,如 数家珍。

      丁辅之出身于杭州书香门第,其祖父、叔祖父丁申、丁丙昆仲雅好收藏,家有各类古籍数千册,并筑藏书楼,取名“八千卷楼”,扁额还是 由梁同书所写。丁氏兄弟曾为抢救杭州文澜阁《四库全书》作出重要贡献。一八六年太平天国李秀成攻入杭城,不少建筑与文物被毁。某日,丁申、丁丙在街上购 物,突然发现包物品的纸张竟然是《四库全书》的散页,顿时大惊失色。经打听,文澜阁已毁于兵燹,内藏图书或被窃,或散佚。嗜书成命的丁氏兄弟忧心如焚。他 们当即决定以修墓为名,冒险前往。到了文澜阁,看到藏书楼已成废墟一片,满目疮痍。图书更是狼籍满地,任人踩踏。于是赶紧抢出八千余册,取水路运到上海保 存。待时局稳定后,丁丙才把书带回杭州,同时还暗中查访其余散落图书,但最终仍有一万多册不见踪影。一不做二不休,丁氏兄弟决定雇人抄写已缺失的图书,为 此花费了不少银两。由于丁氏兄弟的不懈努力,文澜阁《四库全书》得以保持完整。丁申、丁丙的名字彪炳史册。

      丁辅之幼承庭训,喜好读书,书 法,印章。从十六岁起,丁辅之就常常和叶名山、王福厂在西湖之滨的丁家山筑舍读书,彼此志趣相投,立志对篆刻艺术的保存与发展有所贡献,因此他们三人和吴 隐共同发起组织印社,以“保存金石研究印术”为宗旨,广邀海内篆刻爱好者入社,切磋印艺,因印社邻近西泠,“人因印集,社以地名”,故而定名“西泠印 社”。而印社所在地孤山一带本来就是丁家地产,祖父丁申原拟作为坟地,见孙子嗜印如命,便同意将这块地皮无偿捐赠给“西泠印社”。丁辅之在《咏西泠印社同 人诗》〈集论印集句〉自跋中曾提到:“予于甲辰夏与叶叶舟,王福厂二君避暑湖上人倚楼,举同人收藏之印拓之成谱,因就数峰阁旁设西泠印社,研究印学,吴遁 厂君并由沪遥通声闻,以张其事。”“西泠印社”成立后,丁辅之理应主事,但他一向不求闻达,并认为社长一职“非邃于印学而德高望重者莫属。”因此,他亲自 赶赴上海,敦请吴昌硕出任首任社长。时人评论:“自西泠印社成立而后,吾国印学者始有集学术、艺术、史料为一体之组织机构,以为之倡。于流派之研究,才知 所适从;于技法之遵循,亦有所趋向。”

      中年以后,丁辅之开始逐渐向诗、书、画发展,多有建树。丁氏擅长以甲骨文作书,罗振玉和董作宾、郭沫 若等也曾有这方面的尝试与实践,但丁辅之无疑是集大成者。丁氏所书甲骨文严谨工整,淡雅隽秀,用笔刻意追求刀笔效果,其点划又保持毛笔书法本色;起笔收笔 均注意藏锋,锋芒不见外露;布局错落有致,疏密得当,看上去静谧安稳,气闲神定,透出浓浓的书卷气,也反映出作者古朴的审美价值。以书法金石入画也是丁辅 之艺术的一大特色。像吴昌硕那样,用书法金石意味画大写意花卉时有所见;但丁氏偏偏以同样方法画小写意,则是其一大发明,独此一家,别无分出,风采卓然。 他四十六岁学画,擅长画梅,也偶画松柏。丁辅之画梅基本上属于无师自通。他是大量参阅古人梅花图谱后,因喜梅而画梅。他自己也说:“画梅少师承,着纸有精 神。作客海上来,容我一席居。”又说:“信手挥成少拘检,无数圈儿无数点。非今非古出无真,曰能不能任褒贬。”丁氏画梅的方法也与此不同,“我得画梅法, 干屈不及寸。短枝圈作花,直上新梢嫩。”“老干离奇写篆籕,繁花历乱聚蝌蚪。是字是画了不知,但逞已意笔如帚。”学画一年后,丁辅之便以超拔的才气绘就了 墨梅长卷,并在题跋中说道:“余甲子三月始学画梅,信手涂抹,不临旧本,不计工拙,聊以自娱而已。此丈余长卷尚是第一次作,存之以视他日有进境否?”吴昌 硕见之,啧啧称赏,以大篆题引首:“快雪时晴”,并赋诗一首:“古帖如扪快雪晴,一痕孤秀自能馨。水边篱落谈消息,急就篇来老复丁。”又题:“辅之老兄初 学梅花,风格不凡。题竟缀以小诗表同好。”


      丁辅之以没骨法绘就的时令鲜果简洁素雅、超凡脱俗,既无烟火气,也无脂粉气,显示出艺术家的高超人格魅力。他笔下的西瓜、荔枝、枇杷、西瓜、花红、 梨以及松子等均由写生而来,这从他在画上的题跋便可看出,如:“徐州石榴子白,汜水石榴子红,华岳庙途中之瓜可连皮食。砀山之梨、潼关之枣、开封之大花 红,皆游华山时所见之品。”又如:“癸酉七月游太华、登三峰,见松子有五、六寸长,携归以供我画本。”他画就的果品长卷《尝生自然》更是堪称神品。八十二 岁高龄的吴昌硕欣然命笔:“百物市腾贵,筵宾戒大烹。米量谁我助,果窳见秋成。酒下充书卷,仁留抱性情。前因问何处,弹指不闻声。”又题“辅之老兄以自画 果品长卷见示,尊重而不支离,色浓而不浮泛,绝类孙雪居手笔。”黄宾虹题曰:“分安农圃图经,书契搜奇学象形。煮字漫虞雅果腹,为传道味有丹青。”并题: “辅之先生亦书古文富藏篆刻。近写鲜果尤萧闲有致,因题截句博笑正。”张大千也不甘示弱,落笔写道:“曼倩垂涎妃子笑,四时佳果斗鲜妍。愿图苦李留清现, 结子累累也自得。”

      一九二七年,丁辅之的绘画已日趋成熟,迫于生计,他自订《鹤庐画松梅果品商卜文润例》,正式以鬻画,鬻书为生。他还以幽然风趣的方式诗表明自订润例的缘由:

      绘事忆从甲子春,年来涂抹耗精神。

      成材结果休相问,自笑毫端太不仁。

      寒暑频更笔末停,多蒙识者眼垂青。

      田原自是荒凉后,辛苦生涯愧老丁。

      营谋海上砚为田,不使人间造孽钱。

      定例都由丁卯时,也如卒业满三年。

      论交话旧乐淘淘,故师敢师郑板桥。

      我写松梅也写竹,都因生计颇飘萧。

      丁辅之还曾创建方形欧体之仿宋聚珍活体铅字及长体夹注字模,并组建“聚珍仿宋印书局”。后来,他将聚珍仿版全部捐献给中华书局。中华书局总经理见其字体精 雅,印行之书可与明清翻宋仿宋诸精椠媲美,因此决定排印聚珍仿宋版《四部备要》,由高野候主持,丁辅之出任监造。这项浩大工程历经十数年,终告完成,丁辅 之为此付出了极大的心血。

      晚年的丁辅之仍神朗气清,健步如飞,他或徒步从江苏路中一村家中到汉口路“宣和印社”,与方介堪三兄弟商讨明清印 人印谱出版之事;或到七浦路吉祥寺,和石瓢和尚研究绘事;或到南京路黄陂路口的“大观园”,与陈叔通、沈尹默、马公愚、江寒汀、王福厂、赵叔孺、唐云等人 聚餐、作画、吟诗。

      一九四九年,七十一岁高龄的丁辅之抱病参加完最后一次“西泠印社”活动后,便沉疴不起。王福厂到医院探视时,丁辅之拉着 老友的手,用微弱的声音说道:“龙华已有炮声了,创社四人中吴、叶皆先我而故,印社的重担要由你一人承担了,好在解放已近,可将印社交给共产党。”王福厂 清泪涔涔,唯点头称是。不久,丁辅之要求出院。刚回到家中,上海便解放了,但不到三个月,丁辅之驾鹤西行。屈指算来,从一九一二年到上海“沪杭铁路局”做 实习生,到一九四九年辞世,丁辅之在这座城市生活了近四十个春秋,是海上书画、篆刻艺术发展的重要推手之一。作为“西泠印社”的缔造者与倡导者,丁辅之的 功绩更是不容被抹杀的。

二〇〇九年七月十七日凌晨

西泠印社官方微信

西泠印社手机官网|关于我们|联系我们|Archiver|浙网文[2013]0608-057号|西泠印社 ( 浙ICP备09101182号-1 )    

Copyright © 2009-2013 西泠印社 版权所有 客服电话:400-888-1904

回顶部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4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