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用户名请用中文)
西泠印社社员与同事QQ群
中国西泠网 首页 百年西泠 西泠往事 查看内容

【西泠收藏故事】失而复得的印谱

2013-10-12 16:00| 查看: 8307| 评论: 0|原作者: 中国西泠网

摘要: 失而复得的印谱 1928年12月,天津劝业场隆重开业。这是个集日用百货、布匹绸缎、各种器皿、钟表、首饰、文房四宝、旧书古玩等的天津最大的商业场所。 原在北京鉴古斋学业,善识古籍版本,兼善以智谋狡黠得书,因 ...

失而复得的印谱

    1928年12月,天津劝业场隆重开业。这是个集日用百货、布匹绸缎、各种器皿、钟表、首饰、文房四宝、旧书古玩等的天津最大的商业场所。
    原在北京鉴古斋学业,善识古籍版本,兼善以智谋狡黠得书,因收海源阁流散书而闻名的王子霖,以北京藻玉堂的名义,在劝业场三楼租了几间店铺,开设了一家分店,以经营中国古籍版本图书为主。王子霖是商人,也是古籍版本学专家,常来往于梁启超府中。
幼居天津的戚叔玉,自幼受家庭熏陶,学书法、治印、绘画。十二岁开始收集三代铭文,进而收集石刻、碑拓。他在经营颜料的同时,喜好书画、篆刻和收藏。有空就逛藻玉堂等古籍书店,淘一些喜欢的书籍、碑帖回去,与老板王子霖颇熟。

[attach]328581[/attach]

戚叔玉(左一)接收捐献证书


    抗战时期,戚叔玉偶然得知清代藏家陈簠斋存有《十钟山房印举》的全部印拓,便与其后人商量转让,用50两黄金换得全部印拓。因为是散页,戚叔玉不知该如何区分具体册数,便请教藻玉堂经理王子霖,在王子霖的帮助下,将数千张散页按年代、内容分类装订。戚叔玉在重订《印举》时,亲笔撰写《书以备忘》记载这一事:“余购进《印举》时,天津藻玉堂书店曾开列清单:都二十五项,统计一百九十一册。”因战事不断,戚叔玉唯恐《印举》遗失,便把它们分别藏至香港、澳门等地,直到解放才陆续收集带回上海。
    “文革”中,戚叔玉难躲抄家之风。不知是被抄的东西太多,造反派无法全面顾及,还是抄家的人不懂,马马虎虎以至遗漏,总之,191册《十钟山房印举》被抄去148册,前古玺、官印、周、秦部分43册仍留在戚叔玉家中。

[attach]328582[/attach]

    直到1984年11月15日,落实政策,“文革”中被抄的《十钟山房印举》的大部分才回到戚叔玉手中。这一天,戚叔玉记得非常清楚,上海市文清组通过单位发还抄家物质,其中:“钤印《印举》171册,(但其中32册是用我原藏《海天楼印谱》和《戚叔玉藏见印》顶替计数。)因此,我实际只收回钤印《印举》139册,应有9册已在‘文革’抄家后遗失。”
1987年7月9日,戚叔玉将失而复得的182册《十钟山房印举》,重新装订配函,无偿捐赠给西泠印社,永久收藏。

西泠印社官方微信

西泠印社手机官网|关于我们|联系我们|Archiver|浙网文[2013]0608-057号|西泠印社 ( 浙ICP备09101182号-1 )    

Copyright © 2009-2013 西泠印社 版权所有 客服电话:400-888-1904

回顶部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2487号